如你遇见她,请替我告诉她,我很想她

2019-05-12 | 阅读 | 阅读 1,440

小时候,躺在屋外的庭院中纳凉的时候,奶奶总会望着漫天的繁星并且告诉我,最亮的那一颗,是爷爷。

爷爷在我的人生中,是缺失的一块,我对于爷爷的印象也仅存于那一张泛黄的旧照片。

爷爷是大学校长,他也去世的很早,是奶奶一人拉扯大了父亲他们三兄妹。

奶奶的一生都活的很优雅,奶奶年轻的时候,是教音乐的高级教师。

到了老,她依然是一个很优雅的老人。

哪怕她病入膏肓,她的脊背也不曾弯曲过一分一毫,永远都是直挺挺的,她总是喜欢戴着一顶棕色的圆顶羊绒帽子。

奶奶很爱我的爸爸,因为他是家中的独子,奶奶向来是希望爸爸能有一个儿子的。

可是长子的第二个孩子,依然是个女孩,那就是我,我仿佛能看到我出生那天奶奶眼中难以名状的失望。

小时候奶奶不大与我亲近,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她都是偷偷的先塞给我表哥。

有一日下午,表哥与我在房里玩耍,奶奶将表哥叫去了厨房,好奇的我躲在门外张望。

只见我从门缝里看见,奶奶将一碗红烧肉端在表哥的面前,然后夹起一筷子吹冷放在了表哥的口中。

后来表哥从厨房中走了出来,我讪讪的看着表哥被塞得鼓鼓的腮帮子,那一定是奶奶给的红烧肉了。

那滋味一定是极香的,之后奶奶再叫哥哥去厨房,我也就不再看了。

小时候,我与哥哥时常吵架或者上升到大打出手的阶段,每一次被奶奶撞见了,她总是冲过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教训一顿。

因为在她的眼里,一定永远都是我的错。

小孩子是很容易适应的,我当时就知道了,一切的偏驳都是源自于奶奶不喜欢我。

或许是我太过于木讷不讨人喜欢,亦或者是其他一些小孩子也无法理解的原因。

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小小的我也多么渴望能获得长辈温柔亲昵的关爱和抚摸。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之后,我就被外婆和外公接走了。

事情的源起是表哥的语文课本突然不见了,我们三个人找遍了屋里屋外,怎么也都找不出那本书。

只是我也不曾会想到,突然间奶奶会伸手指向我。

她指着我说:“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妒忌你哥哥学习成绩好,将他的课本藏了起来,说!你把它藏哪去了。”

我从最初的错愕再到后来的委屈,直到张着嘴泪流满面,我活像一条失水的金鱼,嘴巴一张一合却发不出只言片语。

我被整整逼问了一个礼拜,那一个礼拜,我记得我什么辩解的话也不会说了。

只会在奶奶每次冷漠的逼问我时,哭着摇头,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哥哥的书终究在一床被子里找到了,原来是我妈妈打扫房间时不小心将书本一起卷进了被子。

之后这件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后面我一直同外公和外婆住在一起,与奶奶也就相见甚少了。

再后来就是奶奶生病了,这一病就是好几年时间,我每次去看望奶奶,奶奶总是在煎药。

她有许多的医学常识,也常会无奈的说:“久病成良医啊。”

放寒暑假我一直住在表哥家,因为奶奶生病,又时常是我一人在家照顾。

我常常会竖起耳朵听奶奶那边的动静,听她是不是在唤我了。

如果奶奶叫唤我,那肯定是要去如厕,或是要打水泡脚。

那个时候,我会快速放下手边的事情,尽力去照顾她。

但是我与奶奶的话依旧不是很多的,大概是因为我的童年记忆,也许又是因为我们一贯不是很亲昵,习惯性的疏远。

待在一起久了,两人总是没有什么太多的话题,甚至会有些手足无措和无处安放的尴尬。

我们之间长久的沉默,就好像是傍晚时那天边的一朵云。

在经历了几天长时间单独相处之后,我感觉我与奶奶的关系缓和了许多。

我也曾经开口说道:“奶奶,我改口叫你爱爱吧。”爱爱是我们那边对奶奶比较亲近的称呼。

可是奶奶却摇着头拒绝道:“不用了,也叫习惯了,顺其自然吧。”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提起过改口。

我认为奶奶或许不喜欢我,依旧还是不喜欢我的,哪怕表哥什么也不做,也胜过于我这个不会撒娇的有些平淡疏远的孙女。

奶奶去世是一个周六的早晨,我当时在读寄宿制的高中,是同寝室的室友将我叫醒,告诉我,班主任让她转告我,我奶奶去世了。

我当时坐在床上很慌乱,虽然我知道奶奶病了很久,但是这对于家人来说,也无疑于是一个晴天的霹雳。

在很久之后,我时常还会回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情,那时的我,其实心里总是在憋着一股气,因为家族的人很多都是有着传统重男轻女思想的人。

他们都会认为表哥今后的出息一定远大于我,而我是一个前程令人堪忧的孩子,我总是在大人面前畏畏缩缩,说话声音小如蚊虫……

但是孩子永远是执拗的,当我捧着语文的满分试卷,当我拿回了市里硬笔字书法的一等奖奖杯,我总是第一时间跑到奶奶的跟前,“奶奶你看,我获奖了。”

奶奶这个时候,会用格外柔和的语气对我说:“好孩子,你要努力学习,好好听话,不要向你爸妈一样不让人省心。”

我才知道爸妈之前又是在家里大吵一架后扬长而去的。

其实小时候奶奶虽然教了我表哥钢琴,但是她也教了我音乐打拍子的手势。

奶奶在我拿了书法奖之后,也总是在人前说我写字很好,某个字和她写得很像。

很多时候我也会愤愤不平,奶奶你为何就走了,你还没有看见我长成一个大人,你还没有看见我变的开朗,你还没有看见我学会了撒娇,你还没有看见我……

其实那天,奶奶本来是可以抢救过来的,但是在去医院的途中,奶奶因为不想吐血弄脏我父亲的车。

她生生的憋着,直到断了气,就因为不想弄脏爱子的车,奶奶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我曾经想过,我会不会怪奶奶,怪她对我的偏心,怪她冤枉幼小的我,怪她让我留下了难以言喻的伤痛。

直到后来,我最害怕的事情依然是被人冤枉,那应激的反应和伤心的程度比任何人都要来的更加撕心裂肺。

只是听闻过“人生一世,草生一春。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一切的事物,在生与死的面前,无不是闲事一桩,当然时间也会治愈心中的疤痕和伤痛,新长出的肉会覆盖之前的腐肉。

现在我正看着满天的星空,星空知道,我的心,曾经受伤,也曾经痊愈。

而我知道这一切,都随着奶奶的离去和时间的流逝,也早已释怀了,并且我会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告诉它们,我很想她。

文:Just芝士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