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我们想的那般糟糕

2022-09-27 | 阅读 | 阅读 97

亲爱的熊孩子:

你好哇!

我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烦恼有必要跟身边人倾诉吗?

想讨论这个议题,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件事。那日,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大家彼此分享着自己此刻遇到的困境。

我也是毫无保留地跟她们分享了我近期遇到的一件事。本不是多大的事,我也并未因此多么扰心,但当我将那件事说出口,她们便无限放大着那件事,将之上升到我触碰到别人利益,上升到我会为之树敌,上升到我所恐惧且在意的事情上。总之,尽量往糟糕那面说。

在那个瞬间,我很后悔说了这件事。那几日内心的焦躁与不安不仅没被缓解丝毫,反倒一次次被挑起。

那日回家后,我认真思考朋友们嘴中那套职场生存指南的话术,思考着我之前遇到的那件“本以为没多大的事情”的严重性。难道这件事真的严重到可以影响我的整个人生吗?难道之前是我的心太大,直接傻乎乎地低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吗?是我判断错误吗?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其实这件事,压根不是多大的事。

没我们想的那般糟糕

说我乐观也好,积极也罢,长久以来,我一直的原则是:当你把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看得比天还大,那这件事就是比天还大,一旦太在意,你的行为就会变形,反倒真的会被此影响人生;当你不在意很多东西,很多事也就没那么重要,一切如常的装傻能力也是一种智慧。

我坚定地相信,不管发生什么,我总能做点什么,去让事情朝我想要的方向发展。所以,于我而言,很多事没那么重要。因为,不管前面哪里没做好,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便让之发生,做好补救措施。或事后解释误会,或装傻充愣假装一切未发生继续与之相处,或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滚得离那些讨厌的人远一点。最不济的就是,活成别人看不惯也干不掉的样子。而不是,一边在那挠心,一边将问题往最严重方向想,庸人自扰。

我向来不喜复杂,也不喜为难自己,所有凡事往好处想,将事物往简单方向去引导。

而我考虑要不要与朋友们倾诉难过的原因是,很多时候,可能我只是一点点难过,但与他们说完,这一点点难过可能会被放大为很糟糕的事。原本,我能自我消化,一旦拿出来跟她们说后,除去消解掉这部分难过,我还需要花很长时间去消化她们说出的那些话对我的情绪造成的负面作用。

总之,一句话,我的内在秩序被打破了。

亲爱的小孩,我不知道你之前有没有类似的经历。反正,过去有过一些这样的时刻,我跟朋友说,我的导师很严肃地批评我,我心情很不好。她们告诉我,你会不会被针对了,是不是做错什么冒犯到他了,他要是不喜欢你,后面会一直为难你,会影响你很多事。

那段时间,因为朋友们的话,我沉浸在这件事背后的影响力之中。我把一切看得太重,但如今,当我能很好地跟老板相处,再回看这件事,只觉得好笑。批评只是批评,是因为这件事没做好,并未有那么多的含义。何必想这么多。

这次也一样,也只是因为和前辈对话时的信息差引起的误会,只是一个可以解释清楚的误会。但硬是被放大到,你乱了秩序,你这样做会让人觉得你不懂事,你小心他背后给你穿小鞋,他在老板心中很有分量,小心他在老板面前说你坏话,让你难堪。就……如果她们不是我朋友,只是一个陌生人跟我说这些话,我真的很难不怀疑她们在搬弄是非。

我承认,女生们之间的友谊很珍贵,但人生越往后过,我越时常觉着,这世上真的没多少人是真的在关心我们,我们身边很多人多少是带着些看热闹的心态在看我们的生活。我常感觉,在真正遇到困境需要帮助时,向那些并不怎么非常熟悉,但也有一定交情的学长、学姐、前辈、师长或是一些专业人士求助,比向所谓的关系很好的朋友求助,所得到的答案更客观。

我有时在想,究竟是因为我太敏感,还是太聪明,或是太有防备心。我总是能很轻易感受到,身边人对我说的话里有几分是道理,几分是有别的情绪在里面。每每感受到身边人给出的建议里夹杂些别的东西,就在心里默默疏远一点对方。每一次疏远,都会内心难过一会。所谓的人类关系真的好复杂,温情是真的,但那背后的复杂与薄凉也是真的。

或许,人类社会,本就如此复杂。

亲爱的小孩,我不知如何跟你讲述这种复杂,我也给不了你任何建议去帮你应对这种复杂感情。但我能跟你说的是,我们选择任何一段关系,选择跟任何一个人倾诉,原本目的都只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开心、更舒服。

所以,当一段关系不能再让我们舒服,不能再让我们快乐,我们最需要思考的是“我们以后还要不要跟他们分享”“我要如何调整自己与这段关系的距离,说几分话,留几分真”以及“我们是否还想要这段关系”,而不是沉溺其中,觉得自己真心错付,抑或是怀疑这一切怎么变成这样。此刻,“追问答案”和“感叹社会复杂”都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只需牢记:面对一段关系,究竟如何取舍,如何相处,以及何时放弃,所有的选择都在你手里。

我承认,在想明白上面这些事的那刻,我有些难过。心理咨询师说,我们会难过,是因为我们意识到我们失去了些什么。

这份失去是,我开始慢慢意识到,漫漫人生,漫漫长路,我可能不会再遇到关系牢固且总是真心为我好的同行人。二十七岁的我,开始坦然承认,我真的已经到了那种很难再和谁轻易做朋友的年龄了。

但我依旧相信,在我们最初相遇时,我们对彼此说的那些话是真心的,为彼此的付出也是真心的。

敬曾经的一次次真心!

也敬以后的每一次真心!

文/文长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