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第一次成长,是从发现世界不以自己为中心开始的

2019-04-07 | 阅读 | 阅读 1,422

亲爱的大禹:

我想给你写最后一封信,是一封真正意义上的告别信。

在这之前,我们吵吵闹闹告别过无数次,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或许是因为我们尚且幼稚,不知道生活的鸡毛蒜皮可以消磨掉我们的爱情,也或许是回忆太甜,让我们错以为可以共同抗衡漫长去路上的鸡零狗碎。

但后来现实告诉我们,若我们自身有了倦怠,无论爱得多坚定都不能助力我们走到最后。

大禹你一定诧异我突然而来的放弃,我曾经像个疯子一样在你跟前怒过吵过闹过,为何一餐饭的功夫就想通了。

这是我们许久的争吵之后的第一餐饭,你为了表达你的认错和妥协,带我来吃网红餐厅。

在吃饭之前我们去奈雪买饮料,我静静地看着你站在队伍里低头玩手机。

对于我们的和好,你一点都没有失而复得的庆幸,你的注意力全在手机上,我被你落下一米远,你都没有发觉,只是不自觉地跟着队伍前面的脚步走。

那时我突然就明白了,那些走向我的人,其实都只是为了路过我,你只是比别人走得慢一些,用了大概十年的时间,现在才刚刚准备与我擦肩。

我心里甚至在想,如果时间可逆,倒退到我们相爱之前,倒退到我们成为朋友之前,倒退到我们相互微笑之前,大禹我也许会选择面无表情地从你面前错过。

我不是与你赌气才说这样的话,真正爱过的两个人是没有办法在分开之后做朋友的,我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接受你不再属于我的这件事情。

你知道的,我之前曾为分手的事痛哭流涕过,当我克制不住地在微信里找你,你只是轻描淡写地回复别这样时,大禹,你知道我有多难过么?

我们心里装着同一件事情,却有不同重量的悲伤,这让我怎么不心灰意冷。

从前在书上看到一句话,说人生的第一次成长,是发现世界不以自己为中心开始。

我也是在那样的阶段遇见你的,你读研究生,我刚升入大学,一只脚踏出半个社会的时候与你相识。

你年少有为,比寻常的小孩早两年入学读书,像个大哥哥一样地照顾着我。

不过是大我两岁,因你事事都在指导我,显得我像个不懂事的小妹妹,我也因此而爱慕着你。

时间久了,在一起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那时候的爱情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是我暑假在咖啡店里兼职,费尽心思在拿铁上拉出的一个爱心。

我到现在还记得拉花时奶泡的厚度是1.2厘米,我将第一个歪歪扭扭的爱心拉花拍照给你,你激动地跑来咖啡厅里当着众人的面拥抱我。

也有一次你独自环青海湖骑行,晚上9点多在路上与我讲电话,我害怕你出意外,叫你先去住宿。

你固执地夜行,你说梦想在我脚下,你在我心上,现在想来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一句情话足以抵挡住千军万马。

现在想来这才是我们的爱情啊,我们牵手走过春天南方雨后的街头。

人行道上落一地芒果树上黄色米粒般大小的花,我们踩着慢慢前行,你长得高拉一拉低处的枝叶又及时躲开,留我在原地接一脸的水珠,然后你笑我闹。

我以为会这样一直走到老的,我也以为我们会一直爱到老。

是什么改变了我们?

如果全部怪罪给时间是不是也不那么公平呢,大禹啊,感情的质变真是一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呢。

它似乎是因为一件事情改变的,又似乎是在时间里悄无声息改变的,可是无论如何追根究底,我们却是回不到最初了。

我是想要回到最初的,窝在出租房里看电影,吃楼下不远处的麻辣烫,在500米外的公园里牵手散步。

这就是我们无忧无虑的最初,表面如一潭湖水般平静,冒着幸福的小泡泡。

可事实却是这样的,随着年龄与阅历的递增累加,我们想要的幸福并不只是陪伴那么简单。

就像5岁喜欢在街边花园里滑滑梯,可到了25岁我们更想要去香港迪士尼乐园。

8岁美少女战士的背包够我开心一个学期,28岁经过奢侈品店的门口总是渴望又自卑。

以前我们只想要组成一个家,后来我们觉得没有房子哪来的家,你看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想要的东西越来越贵重,这让我们再也没有办法安心地散步消耗时间。

大禹啊,我们都太激进了,太想要在这个城市有立足之地,却忽略了年轻人初出社会的无能为力。

我们又太年轻,对彼此不够关心和包容,心里的自我总是在有矛盾的时候出来捣乱,以致于我们走到今天这个境地。

这并不是一个人的错,我们都没有成长为对方期望中的样子,我们让彼此失望了。

冷静下来想想,我们还愿意为那些生活中的错误争执是因为还期望彼此改进吧,后来懒得争吵才有了放弃的先兆。

还记得有一次看电影,电影男女主人公分手前漫步在樱花绽放的公园里,临走前还能和平地拥抱告别。

我偎在你怀里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也要这样,以后还要做朋友,你没好气地骂我神经病。

一语成谶,如今我们真的到了分手的地步,但是大禹啊,我反悔了。

我才不要和你在南方开着米粒小花一样的芒果树下漫步,我才不要和你回忆过往,我才不要让你以朋友的身份留在我的生活圈里,何况我又不缺朋友。

大禹啊,你知道每次我们气急败坏地指责对方,过后我又多伤心么?

我一个人偷偷地掉眼泪,在你面前我明明歇斯底里大吼大叫,可我背过身就会一个人难过。

我痛恨那个不肯退让的自己,我也伤心你不肯低下头哄我,我们明明是最亲密的人,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会像仇人相见般呢?

所以我们是做不了朋友的,爱情打碎了粘起来怎么样也不会是友情的样子。

我问了这么多问题,你肯定也找不到标准答案吧,大概真如我们之前开玩笑说的。

我们两个之间就是一场罗曼蒂克消亡史,或者《桃花扇》里的那句话用在这里也不为过,“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大禹你能想象出我现在正在笑么?

悲欢离合之下我还能有心情和你开玩笑,这也算是一种成长吧。

大禹,我不想说祝你幸福或者开心之类的场面话,你的以后与我无关,幸福快乐也是与我无关,我的立场已经让我与你划清界面。

但是大禹啊,今天的结局是我们共同选择的,我们通过长期的挣扎与磨合,觉得分开才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我爱过你的,我唠唠叨叨说这么多无非也是要告诉你这一件事情。

往后的时日,你可以不必常常想起我,但偶尔说起从前的时候,请你从那些落满灰尘的记忆的角落里想起我们曾经的美好,不是怨恨不是争吵和互相指责,只是我们的欢笑,这样才不枉费我们彼此年少时光中的陪伴。

大禹……

大禹啊……

再见。

文:十九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