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遇总是太早,相爱却太迟

2019-04-26 | 阅读 | 阅读 1,272

1.

涂鸿新交的女朋友趁他去洗手间的功夫,把他手机里的几个女客户全拉入了黑名单,他回来时看到她慌张的模样,再瞥了眼通讯录,一切便了然于胸。

“吃饱了的话,我送你回家吧。”他没有戳穿她,语气也一如既往的温柔。

“涂鸿……我…”她心虚地喊他,他冷静地望她一眼,“我想我们不太合适。”

任由她如何解释,他都不肯再继续。他其实也想纵容她一次,但一想到另一个曾经在他面前懂事无比的姑娘,他便怎么也没了借口。

都说感情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慕嘉曾用自己最好的青春教会他怎样做一个合格的男友,不过彼时他只知自己碌碌无为,却未曾体会她的心酸与艰辛。

他和慕嘉最后一次和好后,他们之间曾有过短暂的平静。

一起去逛超市,买了食材和生活用品,他掌勺,她切菜,完成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气氛倒是前所未有的融洽,吃到七分饱的时候,他先开了口:“把工作辞了吧,你每天喝得醉醺醺回来的时候,会让我觉得自己特别没用。”

“过段时间再说吧,何况你也挣得不多,支撑两个人的开支太过艰难。”她回道,一边体贴地往他碗里夹菜。

“你是不是也和你家里人一样,觉得我特别没用?”他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这样的话,让慕嘉噎住了,半晌没有回答。

“其实你和他们一样,打心底也看不起我。”涂鸿面无表情地吐出这些字眼,随后离开了餐桌。

这一次慕嘉没有再和他解释,因为她索性不再回这个家,当初满心欢喜搬进来的一切,被她静悄悄地清空。

所有大张旗鼓的离开都是试探,真正要走的人,只会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2.

他认识慕嘉是源于大学室友组织的一次联谊,他恰好坐在了她对面。

他是被拉来凑数的,便也没有过分热络,和她互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就再无其它话可说。

她倒也没中途离去,只是安静地坐在他对面,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来转去,视线却都绞在他的身上。

他偶尔抬起头,总能与她视线交汇,她立马心虚地假装望向别处。他觉得有趣,便也没拆穿她。

他起身出去,她竟也跟了过来,他玩心大起,索性挡在了她面前,“我知道我长得好看,可你一个女孩子也应该矜持一点吧。”

“我……我……”她支支吾吾半天,才把意图完整地说出来,“毕业舞会我少一个舞伴,你的气质倒和我挺配的。”

“好啊。”她话音刚落,他立马答应。他在心里早就断定,她对他有好感,只不过碍于面子没敢说出来。

可事实并非如此,慕嘉一直暗恋的人本来早就答应做她的舞伴,末了却因为成了别人的男友而爽了她的约。

她不甘心,觉得怎么也要争一口气,这才有了那次联谊。

毕业舞会那天,慕嘉一整晚都是笑着的,她向每个认识的人打招呼,一丝疲倦都看不到。

可站在她身旁的涂鸿却看到她眼里那层化不开的雾,他感觉自己的心一直在被什么揪着。

见到她口中的男主时,他瞧见她的肩膀微微颤动,他忍不住轻握住了她的手,她愣了一下,却没有缩回。

那人离开后,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对他说:“谢谢。”同时不着痕迹地抽回手。

“真要谢的话,请我吃饭好了。”他用轻快的话语化解空气中的尴尬,黑暗中瞧见她点了点头。

张爱玲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

她在上一段感情中耗费了太多的心力,若非付之同样,甚至双倍的时间,是无法完全放下的。

遇见他,恍若在汪洋中抓住一块救命的浮木。

那天之后,他们虽以情侣的方式相处,却从不提及未来。毕业将至,他和她都心知肚明,所以谁都不敢开口要对方为自己多付出什么。

尽管如此,涂鸿想,他还是为她不顾一切过。

毕业时,慕嘉没有当面和他告别,她只是把她回家的时间和车次全都清清楚楚地发到他的手机上,态度很明确。

既不要求他和她一起走,也不要他非来送她不可。

她是如此清醒自持,他却让感情占了上风,当即就买了和她同一时间的票,却忍着没告诉她。

直到最后一刻才出现在她面前。

他望着她看到他时的表情从震惊到欣喜,觉得所有的不计后果都是值得的。

3.

然而生活远比他想象的要难,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一路磕磕绊绊。

找了租金便宜的房子,却离上班的地方远得要命,第一份工作因为迟到次数太多只干了一个月就被辞退了。

慕嘉心疼他,便找借口从家里搬了出来,一起和他合租了一间公寓。

可没多久却叫她家人知道了,了解到涂鸿不是本地人,而且也买不起房,就一直闹着要慕嘉和他分手。

他心内郁闷无比,却还要装作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他是深爱着她的,只是少了底气。他无比介意她上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怕她仍然念念不忘,更害怕自己是她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如今还遭到了她家人的反对,这更是让他一个头两个大。

换了工作的他越发勤勤恳恳,可偏偏生活处处都是意外。

某天赶着给上司送合同,挤公交时弄脏了西服。

在饭桌上他们以为他不懂方言,用那些极难听的话语嘲笑他,他却还要假装听不懂陪他们笑。

而那天慕嘉比他回来的还要晚,她喝得醉醺醺的,还一口吐在了他们一起精心挑选了许久的沙发上。

慕嘉做了销售主管之后,喝酒成为了她的日常。

他不喜欢她现在的工作,更不喜欢她每天喝酒。

可同时他也恨自己太没用,连和她说话都没有底气。

涂鸿第一次没有替她收拾残局,任由她蜷缩在弄脏了的沙发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他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他没有服软,她望着他一言不发地流泪。

他还记得出门时,她站在卧室门口问他的话,她说,“涂鸿,最看不起你的人是你自己。”

他没有回答她,许久,他似乎听到她的叹息声,细听却又像他的错觉。

他张了张口,却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来,而后,他听到她把门关上的声音,沉重又毫无感情。

4.

她连分手都没说就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列表里她的联系方式他没有删。

可她的朋友圈已经看不到任何动态,只有她留下来的那些物件还能证明他们曾相爱一场。

他还是一如往常地生活在这座城市里,谈了新的女友,不顺心时也会喝到烂醉。

他逐渐有了存款,不再需要大老远的为了省几块钱去挤公交,开始去越来越高档的餐厅吃饭。

可每当这时他却老是想起愿意陪他吃七块钱一碗阳春面的慕嘉,他还记得她喜欢往里头加香菜,是他印象里第一个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特殊喜好的姑娘。

他憎恨自己过去的愚蠢,竟然去怀疑一个愿意陪他吃苦的姑娘不是真心爱他。

失去她,是他告别幼稚和无知最沉重的代价。

年少总难有为,贫穷总是少年的标配,只是他把这属于年少的锤炼铸成了枷锁,框住了自己,也阻了爱人的拥抱。

往后的生活,大抵就是打破枷锁,踏梦前行。

再遇见便无惧磨难,孤身奋战则一往无前。

文:董大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