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你是我心的一部分

2019-04-28 | 影视 | 阅读 1,761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前几年,很流行一种游戏。

大家纷纷转发一些问题在朋友圈,然后逐一回答。

例如你最爱的食物、电影、书、歌手,答完后再艾特某个人或几个人让他们作答。

如今,我很少见到这种互动了,朋友圈也不再是当年的朋友圈,甚至就连当年我艾特过的人有许多如今也不再联系了。

但唯一不变的,是我依旧喜欢《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这部电影。

这是新人导演米林宏昌在吉卜力工作室独挑大梁的第一部作品,也是他目前最出彩的一部。

《记忆中的玛妮》我看到三分之一就搁置了,《玛丽与魔女之花》院线上映时去看也有些失望。

唯独《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在我心里一直搁着,每次《荒れた庭》这首歌响起时,我总会想到人类少年翔和小人族少女阿莉埃蒂相遇时的画面。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那是一种怎样的相遇啊,一个是患有心脏病不知明日身在何处的郁郁少年,另一个则是在花叶间利落奔跑的勇敢少女,他们的相遇简直是命定的为了彼此拯救。

也难怪导演会忍不住修改宫崎骏最初的设定,把两人之间的故事修改成了“爱的物语”。

不过,在我反复看过这部电影的十几遍里,我从没感觉到他们之间存在那种能量纠缠的爱。

爱分很多种,如果真的要说翔和阿莉埃蒂之间存在爱,我想这种爱像是月桂叶上的露珠。

轻的,浅的,朝阳一出就消逝了,但珍惜的人会永远记住露珠的样子。

就像翔和阿莉埃蒂告别时对她说的那句话:“阿莉埃蒂,你是我心脏的一部分,我不会忘记你的,永远。”

不会忘记什么呢?不会忘记她第一次去“借物”时不小心弄掉的那块方糖,他放在通风口送给她,她却不敢收。

看到糖被虫蚁啃食又有些心疼,于是利落地扎起马尾,用红色夹子夹上,拿起自己小小的武器,一袭红衣的小姑娘要去把方糖还给人类少年。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我喜欢关于小姑娘衣服颜色的变换,开篇抱着月桂叶奔跑时,她穿鹅黄色的小裙子在荒寂的庭院里奔跑,散着长发,柔嫩,活泼,像吉卜力工作室导演工位上一抬头就能看到的花。

而要出去冒险时,她会换上红裙,梳起头发,眼神勇敢又坚毅,像大多数吉卜力作品中的小姑娘一样。

穿过藤蔓小径和屋顶去见翔,对阿莉埃蒂来说,就是一场冒险。

人类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对于小人族来说却无比艰难。

造物主的残酷或许也在于此,每个人来到这世上得到的配置都不一样,我们无法选择是否来到这个人世,也无法选择自己的身体与家庭,唯一能选择的,只有勇敢与坚强,谨慎与认真。

“我们得活下去”,这是小人族多年来族人越来越少却始终没有消亡的秘诀。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因为被人类发现,爸爸开始找新家准备搬走,却意外在林中受伤,幸好被独居的小野人所救。

小野人恰好熟悉这一带的地形与河流,对他们搬家给出了可参考的意见。

一切相遇都是为了离别。

只是翔和阿莉埃蒂的离别来得那样快,他出于好意把精致的小人偶厨房放进他们家,却成了促使他们离开的催化剂。

翔不知道,他的善意,对阿莉埃蒂一家来说却是地震般的改动。

他随手搬开的看似只是一个小玩意,却是阿莉埃蒂一家的墙,在绝对力量面前,小人族根本无法进行任何反抗。

在花开灿烂蝶舞翩翩的花园里,翔躺着看书,他终于等来阿莉埃蒂,终于能够看看她是什么模样,却得知因为自己的无心之举他们要搬走了。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在他们谈话的同时,不喜欢小人族的女管家也发现了小人们的家,她捉住了阿莉埃蒂的妈妈,用保鲜膜将她封在玻璃瓶中。

发现妈妈不见了的阿莉埃蒂哭着去找翔,男孩伸出手,他愿意帮她。

他看着阿莉埃蒂努力爬上窗帘,落在窗棂上,搬开开关,这些对人类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在阿莉埃蒂那里却是一场艰难的战争。

幸好,他们成功了。

阿莉埃蒂和妈妈相拥而泣,翔也被小姑娘激发得到了生存的勇气。

但第二天,就是阿莉埃蒂一家离开的日子了。

那只曾经吼过阿莉埃蒂的大猫,在黎明到来前带着翔一路奔跑,去见她最后一面。

哪怕快要跌倒也要努力地跑,不然可能就再也见不到。

阿莉埃蒂在踏上壶船离开前听到翔的呼唤,她跑过去跳上篱笆同他道别。

小姑娘收下翔送的方糖,把自己心爱的红色发夹滚进他的手里,同他道别后就利落地跳下篱笆离开了。

她的泪水像露珠一样消失在草叶之间。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当他们道别过后,黎明点亮整个原野,翔在晨光里微笑,阿莉埃蒂坐在壶船上望向远方。

他下周的心脏手术会成功,她接过小野人递来的桑葚,大家各有各的路要走,相识一场已是幸事。

人生繁重才是疲惫真相。

我在看完这部电影后,又去看了电影相关的纪录片《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创作的秘密》。

纪录片展示的是导演米林宏昌接下重担独挑大梁的经过,从阿莉埃蒂各版的形象到她使用的武器,以及她和翔之间的互动,我们看到看不到的细节都需要创作人员一页页去打磨刻画。

一小时三十四分的时长,却是由一张张原画手稿组合而成的。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纪录片中,在长达一年多的电影创作周期内,宫崎骏始终和麻吕(米林宏昌)保持着距离,他不愿因自己插手而影响到麻吕,担心自己重复多年前的错误而磨瑕毁瑜。

但在最后麻吕身心俱疲的焦虑期,他又走到麻吕的导演工位旁,同他闲闲聊起窗外的景色。

“花少了不少啊,以前满街都是花店来着。”

“以前是鲜黄色,柠檬黄来着。”

短短两句话,看似什么都没说,却像极了日式俳句,轻淡,意远。

纪录片的结尾,在看过内部的电影试映后,宫崎骏流下了一滴泪。

生活似乎在冥冥中暗合了电影关于相遇与分别的主题,在纪录片里短暂露面的高畑勋和树木希林如今已相继去世,麻吕也已离开吉卜力自立门户。

想起小林一茶的俳句:“露水的世,虽然是露水的世,虽然如此。”

人生虽然譬如朝露,但好在珍惜的人会记住每一颗露珠闪耀的时刻,想必这就是相遇的意义吧。

文:陈廿榛

⇧回顶部